最近看到司法官養小老婆的新聞,又激起我把存很久的狗血故事草稿挖出來繼續寫…

偷吃的人有千百種,讓我碰到的都是主管級的
依我不負責任的統計,通常都是有點錢,不一定有點閒的男人最容易想偷吃
高階主管的特性在於事業太快達到巔峰,等到錢多事少(做的事少,想的事多),由手工進階到賣腦力時才會開始在紅塵中打滾
而偷吃的對象一般會是年輕的小姐、非自己生活圈的女人,因為醜事不容易被發現,爆發時也不容易被小圈圈裡的人給八卦

然而,小主管有另一種行為模式,喜歡往同事,尤其是屬下發展
對女性屬下來說,主管帶著某著權威感,公事上有人罩,不由自主會被這種身份上(經驗上)的差距而吸引
對男主管來說,屬下是女生,既貼心可以幫助自己的工作,就在身邊好用又方便,不必另找時間約會
尤其是已婚的男人在家被老婆壓得死死的像條狗,在公司接受女屬下崇拜的眼光多爽快啊~
我身邊這種例子太多了,多到我經常自我催眠有一天自己的另一半也會出軌,而且經常替自己做心理準備

我遇到的狀況並不是兩情相悅,其實算是有點被性騷擾 (說難聽一點兩情相悅叫姦情,兩情不相悅就叫做性騷擾~)
話說我在某公務員公司的非投資部門的時候,因為要和投資部門的主辦吉爾一起出差(去同一個場子但不同日期所以不會遇到)
吉爾當時是高階主管重點培訓的人才,也因此態度囂張,對我這個小咖非常沒有耐心也沒有禮貌
我當時年輕氣盛,一狀告到吉爾的主管那兒,吉爾的主管出來緩頰後非常不情不願地稍微幫一點忙
從此之後,我就把吉爾的惡行惡狀牢牢記在心裡,等著有一天也可以把他踩在腳下

好景不常,這年頭人要夠壞才會升官,在我前腳進了投資部門後,吉爾後腳立即榮升主管
當然氣焰更盛,態度更囂張,而我剛好是和他作對的部門
吉爾一人手握公司廣大的資源,我的部門吃了他不少虧,同事主管都是軟性子的人,遇到壞人自己就敗陣了下來
偏偏因為之前種下的心結,遇到吉爾我的態度也是冷冷的,而且表面上吃了虧,暗地裡一定會想辦法扳回一城
我的不怕死行為反而被已經有點開始忌憚他的高階主管看中
在吉爾出差的時候安排我這什麼也不懂的當跟班,臨行前還特別交待我一定要把吉爾此行拿到的資料copy一份並學習如何使用
這個任務讓我很擔心,因為此行就我和吉爾兩個人要朝夕相處,我討厭他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,吉爾不可能感受不到
當下決定出差的前後行程要另外安排去其他國家,才可以避免和吉爾一起坐到長程的飛機,否則十幾個小時坐那麼近實在是太折磨我了

在我去出差之前,我先跑了一趟希臘看泡芙,從希臘飛過去的時候偏偏遇到航空公司超賣機位,把我踢出原訂班機,原本預訂下午會到達目的地,delay到半夜才到,就在機場等過關時我的手機響了起來,是吉爾打來的,他說他打了好幾通等我很久了
那時覺得吉爾這個人可能沒我想像的那麼壞,等我等到半夜還打電話來關切,叮嚀我快到飯店要通知他
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通知他,可是人家都這麼說了,就在我check in時吉爾滿臉通紅的下來lobby和我打招呼,他說他和友人喝了酒
我解釋了一下飛機delay的原因後,我們就各自回房
進房沒多久,吉爾打電話來說,因為我把他叫醒(明明是他要我打電話的啊),害他睡不著,不如到他房間聊聊吧
我當時好傻好天真啊,自以為我們互相討厭看不對眼,就有莫明的安全感
覺得吉爾好像沒那麼壞,想到之後還要天天相處一個星期,似乎是有意先釋出善意 (我們在辦公室除了公事是不會講話的)
想到他又等我到那麼晚睡不著,我就大方回覆說好啊~ (我事後回想這件事,我想這是試探的第一步,因為我錯誤的反應造成對方以為有機可趁)
但是等我洗完澡後就開始覺得累想睡了,我就撥個電話給吉爾說我改變主意了 (還好我臨時說不要,不然這一進房會發生啥事就不知道了)

後來的幾天,吉爾其實對我還不錯,只是總有意無意的給我一些暗示,而且都是在我無法發作的情況下
例如在social晚餐場合聊到去pub跳舞的事,他就小小聲的和我說:「你想去晚點我帶你去」
或是在和別家公司的人開會時,用他的膝蓋磨我的腿
這樣的狀況下我都很難有什麼反應,也不致於要到撕破臉的程度,我只好一路裝死當沒聽到/沒感覺到

待續:辦公室奇遇記(二).小主管也愛偷吃 (下)
相關文章:辦公室奇遇記(一).高階主管想偷吃

希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hmchen589
  • 好誇張唷
    用膝蓋磨你的腿@@
    後來呢
    回到公司後還會再騷擾你嗎
    還是恢復不講話狀態
    感覺故事還沒講完....

    真是一種米養千百種人呀
  • 對啊,第一次遇到,那時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反應
    後來啊,呵呵呵,敬請期待下集啊~

    希小姐 於 2010/08/07 00:02 回覆

  • 悄悄話
  • Dionisia
  • 我第一個想到的是:快用尖尖的高跟鞋踢他的小弟弟~~(挖金血腥~~XD)
  • 啊,我不敢~
    我的政治腦袋都在想以後在辦公室還要見面的
    到現在都還是同業,又有無數共同認識的人
    平時他愛妻形象做得很好
    非到緊要關頭我應該是不會出手,免得反過來被告

    希小姐 於 2010/08/20 01:3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