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蓋版廣告請至新網站: https://celiainusa.wordpress.com

自從無意中進入投資領域,去各國出差參訪之後,就一直嚮往有一天也能在金融中心工作
紐約我是一直無緣,光London Wall (倫敦金融中心,像紐約的華爾街之意) 就讓我崇拜不已
自從和泡芙在一起後,就把倫敦當作未來的目標之一
而來香港工作,算是有點預期之中的事,從06年的時候就有聽說公司想在香港弄個投資事業
當時的主管開始訓練第一批種子部隊,而我當時也參與到一點
之後隨著角色吃重,我對很可能到香港工作的認知也更強了

直到07年初,公司有了具體的行動,整個動作積極了許多
就在我覺得半年內有機會整個部門的人移到香港時,突然又呈靜止狀態,毫無進度
就在08年中的時候,主管里斯試探我的意願,而我想也沒想就答應了
那時我和里斯的關係很好,我非常信任他,我算是在完全不知道到香港所扮演的角色、不知道薪水待遇的情況下就一口答應
答應之後,足足好幾個月沒有任何的消息
直到我需要一個答案來安排自己的生涯規劃,到底是要直接從公司離職就殺去歐洲,還是要跳來香港,才主動約了里斯開口問
而也就這麼剛好,那時里斯也有比較明確的回答
出我意料之外的是,香港的公司竟然和原來的台灣公司是完全切割的
和當初公司的計畫差了十萬八千里遠
不過就衝著股東資本雄厚,應該是沒問題的
和泡芙討論的結果,就是我先暫時到香港一年,不管是過水也好、或是有國際經驗等等理由
就這樣,毅然辭職,投身這個新設的公司
這一段時間,我從來沒有往後看,也沒想太多,有時候想太多,什麼事都做不成

雖然這是和泡芙討論後,兩個人一致同意這個決定,但他從一開始就不看好
他討厭里斯(與其說討厭他,不如說他對我全然的信任里斯而感到不爽),對我的生涯規畫不滿意,對公司的狀況不信任
每次講到這個我就不高興,常常被提醒負面的事項,總是令人不爽
總覺得他們西方人看事情的角度和我們不同

比如說,他覺得不合理的事要據以力爭,但在台灣公司,那有什麼據以力爭的餘地
主管的話就是要聽、要執行,那裡有不同意還在那裡爭執的可能性?
又比如說,他們每年都有調薪制度
有一年泡芙升官,但加薪幅度不合他的意 (好像也有個20%),他就很理直氣壯地跑去找HR抱怨
他認為他去年一年對公司貢獻卓越,至少也要加個30-40%
HR還和他解釋,說因為有升他官,在加薪部分就沒有給他最好的比例
泡芙還很不滿意,回家還啐啐念說,這真是個差勁的決策

這…我最好是可以這樣
泡芙說他很不喜歡我總是怕東怕西、看起來很可憐,我看起來愈可憐,人家就愈會來欺負我
認識我的人可能都會張大嘴,我會看起來怕東怕西、很可憐的樣子嗎?
我覺得這叫做「人情世故」「能伸能縮」「看臉色辦事」,但對他來說這叫做「長他人志氣」「膽小怕事」「沒有溝通能力」

待績:【香港.工作】心路歷程(中)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希小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